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通航产业的发展

2018-09-10 17:28

0荐闻榜

“做通航公司投入非常大,前几年亏本是肯定的。”谭吉方说,除了买飞机,通航公司还需聘请飞行员、建运营基地等。如果要开展培训,还要聘请老师、开设教学场地、购买教学用品和教材,一次性投入的钱不是小数目。

了解更多通航资源,尽在通航资源网(www.garnoc.com)

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各通航企业今年都将加大业务拓展力度,但锁定的业务方向并不相同。

但说到何时才能盈利时,多家通航公司高层都表示,无法提供准确的时间表。而冉兵给出的说法是,组建通航企业,前期必须通盘考虑飞机、专业人才、使用基地、资金实力等要素。在通航公司成立的3~5年内,很可能处于“烧钱”阶段,想要保本会很难。冉兵算了一笔账,如果一家通航公司购买高端直升机,购机费用会达上千万元,而聘请飞行员的年薪至少在200万元左右。也就是说,即便飞机停着不飞,每天的成本(算上人工、场地等费用)也高达1000元。

谭吉方则表示,目前我国低空(飞行高度3000米以下)飞机已达上千架,其业务主要由作业(如农业喷洒、航拍、电力建设等)、培训、俱乐部三部分组成。其中,占比最大的是作业板块。“对新亮相的公司而言,想拿到作业方面的业务比较难,因为面临着资源等方面的局限。但可以围绕一些新项目想点子,搭建起横向营运平台。”谭吉方说。

其次是专业人才匮乏。郑孝雍说,通航产业需要专业的机务人员和飞行人员,而国内这方面的人才非常紧缺,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通航产业的发展。郑孝雍举例说,作为全球最大的民航人才培训学校,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每年可为社会输送2000人左右的专业机务和飞行人才,而国内每年的需求缺口在万人以上。

“从各大通航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看,从2014年起,重庆通航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。”美国赛斯纳飞机公司西南地区销售总监谭吉方说。

(《重庆商报》,

重庆通航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向东表示,目前,该公司主要开展公务飞行、出租飞行、城市消防等业务。去年,重庆已有客户租飞机用于看盘、婚庆、项目巡查、活动庆典等,飞机租赁供不应求。该公司还在去年吹响了进军空中旅游市场的号角,分别与奉节、巫溪达成合作意向,计划在白帝城景区、天坑地缝、巫溪兰英大峡谷开展观光旅游。“今年我们将重点开发企业家高端商务市场、农林业和消防、观光旅游、直升机婚礼等业务,同时有意向筹建通航俱乐部。此外,还将再与3~5个景区商谈合作推出观光旅游产品,合作的重点将放在三峡库区沿线。”黄向东说。

买飞机、寻客户、找景区合作……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在渝多家通用航空公司纷纷拟定全新发展方案,准备在2014年大举出手掘金通航市场。

冉兵说,御翔通航未来的业务重点是飞行培训、旅游观光等,目前最让他头疼的是,由于客源多少和市民接受程度都是未知数,何时能盈利心里没底。

“目前中国市场上的通航公司,基本上都处于起步阶段,几乎找不到做得很好的个案。”美国赛斯纳飞机公司西南地区销售总监谭吉方表示,从重庆各大通航公司的情况看,目前业务发展相对成熟的,当属重庆直升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麾下的重庆通用航空有限公司、飞行学院重庆通航培训公司。但总体上讲,通航公司组建初期需承担巨大的前期投入,对投资方来说是巨大的考验。

谭吉方表示,大多数有意愿进入通航业的企业,都缺乏明确的商业模式,更没有针对区域定制的专业服务,什么都想做。重庆的通航企业未来想实现盈利,首先应当解决业务单一的问题,做好重点业务的选题。“通航企业除了可以与房地产、旅游等产业进行嫁接,推出类似于直升机看盘、空中旅游等产品外,还应将眼光锁定航空器代管、航线申报、飞机维护、航材供应、代理经销等,从而实现经营范围向通航产业链的拉动。只有搭建起复合型商业模式,找准市场位置,才能应对日趋激烈的竞争。”

重庆通用航空市场在2011年起步,当时仅两家企业筹建通航公司。进入2012年后,在低空空域改革试点、通航需求日益释放等有利因素的催化下,筹建企业数量达到12家(本报曾作报道),呈现出爆发式增长。

“我们已经向民航部门递交了经营许可申请,预计很快就可以开展业务。”重庆利澳通航公司负责人刘金林透露,两架罗宾逊飞机交付使用后,前期将重点开展驾驶培训、会员体验业务。待时机成熟后,公司还将从事销售代理、飞机维护等。

今日,重庆利澳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将在黔江机场举行交机仪式,两架罗宾逊r14直升机将交付使用。至此,在重庆市场上,持有飞机的通航公司(包括俱乐部)达到了4家。在竞争日益加剧的背景下,通航企业怎样才能做到“马上有钱”?

重庆神翼航空体育俱乐部总经理陈泽元透露,该俱乐部主要以三角翼、动力伞等低空飞行器为载体,针对企业、政府庆典等承接飞行表演业务,并针对飞行爱好者开展飞行培训业务,目前已承接了数起飞行表演,培训了10多位学员。今年,该俱乐部将重点通过承接航空节、飞行大赛等行业赛事寻找盈利点。“由于没有自己的专业通航基地,我们的飞行活动一直处于‘打游击’的状态。”陈泽元说,为解决这一问题,目前正与北京某投资公司洽谈,拟在两江新区选址建设通航基地。

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获得筹建许可后,通航公司就可以着手购买飞机,为申报经营许可做准备。而目前在重庆,持有飞机的通航公司(包括俱乐部)已达到4家。除了今日交货的利澳通航外,重庆通航有限公司、飞行学院重庆通航培训公司都在使用美国恩斯特龙直升机开展业务,重庆申基通航有限公司购买的两架直升机已经发货。

通航企业应该如何发展?郑孝雍认为,各通航企业一定要找准自己专注的商业模式,不能遍地开花。“重庆是低空开放试点城市,旅游景点众多,在发展直升机空中旅游上很有优势,有实力的企业可以‘集中火力’关注这一领域。”郑孝雍建议。

商报记者昨日从中国民航重庆安全监督管理局了解到,根据《通用航空经营许可管理规定》,投资通航公司或航空俱乐部的企业,需先获得筹建许可,再申报经营许可,然后才能进行经营。截至目前,已获得筹建许可的共有6家,包括先锋公务机有限公司、重庆神翼航空体育俱乐部、重庆利澳通用航空有限公司、重庆申基通用航空有限公司、重庆万盛通用航空有限公司、重庆御翔通航有限公司;已获得经营许可的有4家,分别是重庆通用航空有限公司(甲级)、飞行学院重庆通航培训公司(甲级)、重庆神州航空俱乐部、重庆源道航空体育俱乐部。

在众多通航公司的背后,都有着房地产、金融、能源等民营资本的身影。在谈及为何多家企业会在渝布局通航产业时,重庆御翔通航有限公司筹备负责人冉兵表示,随着国家试点开放低空空域飞行,未来中国通用航空市场潜力巨大。据中国民航局估测,到2020年,通用航空机队规模总数将达1万架,复合增长率22%,届时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元,将带动超万亿上下游产业规模。

据了解,如果是租飞机出行,客户确定行程后,最快只需1天就可完成航线申报并起飞。那么,租飞机会如何收费?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仅少数通航公司和俱乐部有明确的收费标准。以重庆通航有限公司为例,该公司对外公布的价格是,一般情况下,租直升机每小时的租金为2万~3万元不等。如果客户想举行空中婚礼,还可以根据需求定制一系列服务。重庆神翼航空体育俱乐部总经理陈泽元则表示,市民花1万元可租动力伞玩10小时,花5万元可租三角翼飞行20小时。但重庆利澳通航公司、重庆申基通航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,相关方案正在论证,目前还无法公布具体的收费细则。

“光是从筹备上看,通航公司发展就面临两大瓶颈。”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院长、国家特级飞行师郑孝雍昨日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首先,通航政策、规范还亟待进一步完善。由于我国目前尚无关于通航运输管理、通航机场修建的可操作性规章制度,企业进军通航产业时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

“我们已经拿到了筹建许可,今年力争通过经营许可。”重庆申基通航有限公司负责人熊轶称,该公司购入了一架欧直公司生产的直升机、一架罗宾逊直升机,都将用于所属集团高端客户的商务飞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