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这笔手续费等于抚恤金的一 半

2019-09-03 06:21

敌人用尽心机,没有丝毫效果。于是宣布就地处决。 夏明翰昂然一笑,拿过笔,写下正气凛然的就义诗:砍头不要紧, 只要主义真, 杀了夏明翰, 还有后来人。

张居直闹了笑话,颇为狼狈,但仍厚着脸皮说:吾兄张居正提倡以文 会友,希望儿子能与才子交游。

结果,汤显祖会试之后,连殿试的资格也被取消了。他回到临川时,抚 州知府亲赴文章桥迎接他,赞扬道:你虽未中,但比考中头名状元更光彩。

夏答:我是按照你们的逻辑在跟你们讲话。你们就是这样,把黑说成 白,把天说成地,把杀人说成慈悲,把卖国说成爱国,我姓夏,就当然要说 成冬了。敌人无言反驳,继续问:多少岁? 共产党万岁!

明朝万历五年,宰相张居正为了让儿子张嗣修能名呈榜首,会试之前, 买通墨客骚士,在朝野为其儿子大肆吹捧。同时,又暗中策划让前来会试的 临川才子汤显祖取第二名,列在他儿子之后做垫衬,以抬高其儿子的身价。 为此,张居正派堂弟张居直去见汤显祖。张居直不学无术,却要卖弄才学,见了汤显祖笑道: 汤才子仙乡乃产笔名地,故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里写有光照临川之笔的佳句。汤才子如带了几枝来京,可否让老夫一饱眼福? 汤显祖听了,不禁哑然失笑:据我所知,王勃所题光照临川之笔,乃指王羲之的书法,并非指临川产的毛笔。

发言至此嘎然而止。听众的心早被感动了:有的捶胸顿足,扑过去要撕扯被告;有的眼圈泛红,为老妇流下同情之泪;还有的当场解囊相助。在听 众的一致要求下,法庭通过了保护烈士遗孀不受勒索的判决。

怎么没有信仰?夏明翰大声宣布,我信仰马克思主义! 敌主审军官追问道:你究竟知道不知道你们的人?知道。 在哪里? 都在我心里。

籍贯? 革命者四海为家,我们的籍贯是全世界。我们坚信共产主义必胜,红旗一定要插遍全球!夏明翰越说越激昂。 敌主审军官慌了,想匆匆收场,问道:有无宗教信仰? 我们共产党人不信神,不信鬼,不象你们一手捧《圣经》,一手举屠刀。 敌主审军官:那你没有信仰吗?

法庭开庭了。原告申诉之后,被告果然矢口否认。因无证据,形势对老妇人不利。这时,林肯缓缓站起来,上百双眼睛盯着他,看他有无办法扭转 形势。林肯首先以真挚的感情述说独立战争前美国人民所受的深重苦难,述 说爱国志士如何揭竿而起,怎样忍饥挨冻地在冰天雪地里战斗,洒尽最后一 滴血。讲到达里突然间他的情绪激动起来,言词有如夹枪带剑,锋芒直指那 个企图勒索烈士遗孀的出纳员。

有一天,一位老态龙钟的妇人来找他,哭诉自己被欺侮的事。这位老妇 人是美国独立战争时一位烈士的遗孀,每月就靠抚恤金维持风烛残年。前不久,出纳员竟要她支付一笔手续费才准领钱,而这笔手续费等于抚恤金的一 半。这分明是勒索。素有修养的林肯听后怒不可遏。他安慰老妇人,答应帮 助打这个没有凭据的官司,因为那个狡猾的出纳员是口头进行勒索的。

他说:现在事实已成陈迹。1776 年的英雄,早已长眠地下,可是他们那老而可怜的遗族,还在我们面前,要求代她申诉。不消说,这位老妇人从 前也是位美丽的少女,曾经有过幸福愉快的家庭生活,不过她已牺牲了一切, 变得贫穷无依,不得不向享受着革命先烈争取来的自由的我们请求援助和保 护。请问,我们能熟视无睹吗?!

汤显祖讥讽道:宰相为子侄辈在科场中通关节者,我只知南宋秦桧干 过这种丑事。他要主考官陈子茂取其孙秦埙为第一名,但陈子茂在卷议时毫 不犹豫取了陆游为第一名。秦桧事成了千古笑柄。那秦桧是个奸臣,营私舞 弊不足为奇。张宰相乃当代名臣,断断乎不会出此下策吧?一席吐锋露锐 之言,说得张居直满脸羞红,瞠目结舌。